知言养气,充恻隐、羞恶、恭敬、是非之心
人居城阙,心弋乡野
记录社会转型的个人体验,触摸日常生活的结构化特征
 
 

离别是悄悄的笙箫

白马跳过时间的缝隙:

少年时期,学习过徐志摩先生的《再别康桥》,里头有一句“离别是悄悄的笙箫”。

这句话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里,我是个感性的人,感性到一张照片、一支曲子、一声轻语都会给我一幅画面,让我们沉浸在久久的凝望之中。

我从来没有想到,我会是这个单位改建的最后一任主官,想到那些熟悉的面孔和名字将要和我说再见,我就会没来由的感到难过。

这几年,越来越相信缘分两个字,相聚是缘,离别是缘,缘起缘灭,都是我们不能把握的事情。

张彦朝是我认识的ZZYL的第一个人,那时我还是作训科的一个新参谋,他是连队派来保障首长的战士,他温润,谦和,也勤快,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去年在新疆,我去找小杨,结果迷了路,没有手机没有卡没有钱,在我快要走丢的时候,碰到了张彦朝,就像碰到了亲人。从新疆回来,我接任连长,每个人对他的评价就是一个字,好。士官晋升的考核,体型轻了三斤四两,我们去找了1号,3号,8号首长,依然没能留住他,我对他说,人生可能就是这样,你和我们的缘分已尽,和这个地方的缘分已尽,也许更好的未来在等着你,既然留不住你,只好安心送你走。

伍文富是张彦朝带的兵,第五年的驾驶员,广东人,是上任连长的心腹小弟,懒懒散散,但很懂事,去年,科长总是占用他的车去这去那,随叫随到,特别喜欢偷吃我的零食,复原的时候我问他,真的不留下吗,他一脸坚决的说不。我也只好给他填好鉴定表,送他登上去车站的大巴,看他消失在夜色里。

孙煜田和郭金鑫是出了名的逗逼,每天在一起就是相互比谁更逗逼。然而逗逼这种事是没有下线的,所以,他们两个也没有下线。在新疆,我天天窝在小孙的车上吹空调,吃泡面,看电视,他总是给我准备好水果,准备好饮料,告诉我,连长,你马上要去给我当连长了,我要巴结好你。我头也不回,满口都是吃的,给他一个滚。

复员以后,小孙重回连里,从我抽屉拿了两盒烟,一个自己抽,一盒带给了郭金鑫,我休假的时候,郭金鑫在兰州,我们一起去看了什么什么的相声,他变的帅多了,仅仅是一个月的分别,竟然变得很不同。

到连队以后,一定要习惯一件事,那就是分离,很多你熟悉的人都会离开,接着很多新的面孔会出现在眼前,再然后他们又会分离,看着这些人从陌生到熟悉,再到离别,心里会很难过,难过的多了,人也变得冰冷淡漠。

老兵复员,是眼泪最多的时候,我不知道这次的调整,是否也会带来这么多眼泪,但我怕自己忍不住。

从前和现在,淡漠和释怀,需要时间去慢慢解决,等到我们都足够坚硬,足够冷漠,足够世故的时候,大约就可以坦然的接受每一次离别,也开怀的迎接每一次相聚。



28 Apr 2017
 
评论
 
热度(2)
  1. 知言22白马跳过时间的缝隙 转载了此文字
© 知言22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