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言养气,充恻隐、羞恶、恭敬、是非之心
人居城阙,心弋乡野
记录社会转型的个人体验,触摸日常生活的结构化特征
 
 

红屋顶——再回陇县 3

士兵生活-军情如火,人情如水

文中他讲的分离,讲到了寸节上。

白马跳过时间的缝隙:

陇县是这样一个地方,在这个地方,你能忘了烦恼,忘了一切尘世的烦忧,然后安心训练,做一个没有思想没有包袱的傻瓜。

做傻瓜是快乐的,电视剧士兵突击里面许三多说,我不想做尖子,我想做傻子,傻子不难过,傻子不伤心。我也想做傻子,傻子不会害怕,傻子不会寂寞,傻子不会流泪。

从前的日子点点滴滴,像细雨,像春风,痛苦中有快乐,快乐中有悲伤,悲伤中有委屈,委屈中有温馨。生活就是一个矛盾体,我自己也是一个矛盾体,矛盾串连这矛盾,组成了朝阳升起夕阳西下的每一个日子。当我们回忆起某些人的时候,他不是一张照片挂在墙上安静的不说话,他在动,在说话,在冲着你愤怒或者微笑,于是脑海变成电影院,放着永不停歇的电影画面。

集训的生活简单而充实,我们的想法单一而明快。军旅就是这样,在一个小小的院子里,你逃离了生活琐碎的纷扰,大家聚在一起,大口喝酒,大口吃肉,偶尔在纪律和规定的缝隙里做一些出格的事情,感受那样类似偷晴的刺激和快感。我们从祖国的天南海北聚在一起,彼此并不在意对方的性格和姓名,一起在操场上迎接太阳从营区的墙上升起,一起在跑道上拼命呼喊番号,你推着我,我推着你,跑向那条遥远的终点。集训是这样的一种状态,相聚是缘分,离别也是缘分,聚是一团火,散作满天星,离别之后的我们,不曾联系,不曾相见,甚至忘了彼此的姓名和长相,当兵几年,我更相信,离别是一种缘分,相见是欢乐,离别是痛苦,痛苦往往比相见更加刻骨铭心,在人生短短几十年里,离别的痛苦将会永远如影随形,不会消逝。我的第一个连长,唯一的连长离开我有两年,那晚我送他,他打开车门,眼泪瞬间横流,兄弟们,再见。于是,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宋大哥走的时候,红着眼睛回头看我们一眼,说了一句就这样吧,后来,我再也没有见过他。我当排长的时候,排里面有很多人,今天,这个院子里只剩下不到五个人见了我还叫排长,那些散落在天南海北的人,我再也找不到他们的踪迹,我们在祖国的各个角落里,相安无事,各安天命。

鲁斌是我们单位调到教导大队的,再次见面,彼此都感到亲切,一起吃饭,一起唱歌,他带着我们半夜偷偷溜出去吃烧烤,然后喝的醉醉的再跌跌撞撞回来。陇县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慢,陇县的日子也总是过得特比快,快的让你不知所措,我们挨个和小海军拥抱,再见,兄弟,然后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
三月份,春光艳丽,我带着一堆人,从教导大队离开,返回单位,在离别的前夕,我坐在床上,支着电脑,写了一些字,然后合上电脑,结束了我在陇县的三个月集训生活。

 

21 Feb 2016
 
评论
 
热度(1)
  1. 知言22白马跳过时间的缝隙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士兵生活-军情如火,人情如水
© 知言22 | Powered by LOFTER